您的位置: 讷河信息网 > 游戏

走过花季雨季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8:49

【一】一朵花儿    花开渐至荼靡的艳丽九月,夏朵儿像一朵白色的月季花,以一种含苞欲放的羞涩在青葱油绿的校园里占据了于自己的小小角落,循规蹈矩的表现着大一新生的收敛与低调,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是不被注意的,只想在不打扰也不被打扰的安静下完成四年学业。  她太安静了,从小到大她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透明娃娃,所有的游戏中她都是不被注意的旁观者,无力左右也无心参与,她只要远远看着就好,所有人的快乐都与她无关,她只是在某些时候想被热闹感染,就像看一场电影你可以悄悄的哭悄悄的笑,但是那都是别人的事,她只要自己不被注意的透明。  然而,她毕竟是一朵将要开放的花朵,不管她开得多么小心翼翼、安静羞涩,她终究是要开放的,要开在阳光下开在所有人的注目中,更何况,她又是一朵如此安静美好的花。  她修长玲珑的身影,她苍白细致的脸庞,她迷朦如水的眼神,甚至她轻言细语的安静,与人无扰的淡漠都让人越来越无法忽视。她平静无波的生活暗地里开始波涛翻涌,有了太多的遭遇和偶遇。  说遭遇是因为她总在食堂打饭或者阅览室里与那些张扬着青春的女孩短兵相接,她们在她排着的队伍里加塞儿,把她正好要看的书提前一秒拿走,她们放肆的笑容和可以传得很远的笑声让她很羡慕,但是她们不加掩饰的市侩与轻狂又让她总会生出几丝羞愧,仿佛那样让人不愉快的行为与己相关;说偶遇是因为越来越多的男生会出现在她的周围,并恰当的表现出原来你也在这里的惊讶,即使是食堂里排,在最后什么菜也没有了也会有奇迹发生,总会有男生把自己“不小心多打了”的菜让了出来,找不到的书总会有人悄悄放在手边。这些偶遇让遭遇变本加利,那些遭遇让偶遇更加顺理成章。  夏朵对自己周围的环境越来越不满意,却也无可奈何的在那些遭遇和偶遇的夹缝里笨拙的适应着、招架着,她的烦恼、忧心,更加小心翼翼的沉默让这朵花又多了楚楚可怜神秘幽香的味道,如果想用一句话来解读便只有那一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二】含苞欲放  中午的阳光刺痛了阳台上一双凝视了太久的眼睛,夏远航就这样端着一桶肯德基套餐无滋无味的吃着,在阳台上巴巴的等了许久,才看到那个白色的影子在秋天的金黄中轻俏的走过来,瞄一下腕表,他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比平时整整晚了半个小时,这个笨丫头一定又被那些嫉妒发狂的女生挤到队伍的最后了,不知道食堂的菜盆里还会剩下些什么,她吃没吃饱呢,边想着边看看手中正啃着的鸡腿,忽又一撇嘴把鸡腿重重扔进桶里,切,当自己是什么了,关注与关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词语,关注不过是因为雪宁天天在自己耳边发泄着明显是嫉妒的贬低和诅咒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如此而已。  看这傻丫头笨得实在是太有趣,每天被那些跋扈的女生捉弄竟然没有疯狂反抗,看样子也没有逆来顺受,还是不亢不卑的老样子,她的忍耐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像个笨笨而又坚强的蜗牛,每次想到蜗牛他就忍不住笑起来,她好像从不敢正视别人的眼睛,也或许,不屑与人对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笨得可爱的女生总让远航感觉到一种隐约的灵气,这样一个笨丫头怎么会与灵气有关?  每次听完大课朵儿总是最后一个走出阶梯教室,她喜欢当时就把笔记整理清楚,更重要的是因为她有些抗拒走在人群中的感觉,总是努力避免发生遭遇和偶遇的机会。  今天雪宁没来听课,夏远航的感觉有点百无聊赖,每天都会勾肩搭背的一同出入,那个整天喋喋不休的女孩在时聒噪得让人心烦,不在时又让人在突然的安静中感到不安,自己和那精致漂亮过分矫情的女孩之间究竟算是爱情还是一种习惯呢?虽然自己是每天“被”勾肩搭背的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能把浮云转换成必须品。他带着这样的一种勉强体会出来的落寞在阶梯教室门口的长椅上坐下来,该走的都走了,安静得连呼吸都似乎有了回音的空旷中精神上似乎有某种东西开始苏醒,再有一年就要临近毕业,当那个句号圆满画上的时候自己该何去何从,真的就按老爸的安排把自己的人生枯燥的一锤子定死吗?自己和雪宁会怎么样,每天嘻哈的开心着,很少有时间在心里问一句自己:雪宁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她能填满自己的一生吗?应该是的吧?两个人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可是为什么?——这样想时心里便会有一种很空的感觉呢?这种低落的情绪让远航非常厌恶,多愁善感婆婆妈妈是女人的事,该找点什么事让情绪高涨起来了,刚要起身便看到了那朵半开不开的白色月季抱着书本缓步走下楼梯。  “喂,那位同学,你怎么不锁门就走呢。”刚要下楼的朵儿听到一声极为不满的质问慌忙转头,便见到一个个子很高但却并不算挺拔,长得很帅但却并不太精神的男生正坐在长椅上看着自己,显然他就是那个发话人,他慵懒的坐在那里却隐隐的透着些桀骜不驯的霸气,不过看起来还算温和。  “这个门用锁吗,我来了三次了从来没锁过的。”朵儿回望过来的眼神让远航微扬嘴角的笑容瞬间凝结,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灵气,对,就是灵气,那遍寻不见却又隐约感受到的灵气便尽数藏在了这双惑人的双眼,盈着清澈的水光却又有着雾气朦胧,总是见她低头敛目的表情,原来只是为了隐藏那双让人一见惊艳的双眼。  片刻的安静过后只听远航接着胡搅蛮缠的说:“你当然没锁过了,因为每次都是我在最后锁门,今天你最后不是该你锁吗?”看着满脸歉意张望寻找门锁的朵儿远航心里暗笑到肚皮发颤,每次都是校工和舍监老师打扫完统一上锁,你去哪找锁呢。  “每次都是你开门锁门吗?那你开门时把锁放在哪里了?”朵儿不太清脆的嗓音沙沙的很有磁性,除了被她的眼神中的深邃纯净惊艳以外,夏远航突然发现了一件更糟糕的事,就是想一直逗着她不停的说话,那沙沙软软的感觉像是一只轻柔而又调皮的手贴在了心脏的位置,暖暖的,轻缓而有有力鼓动着心脏更加强劲的跳动。  本就该不了了之的阶梯教室门锁事件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而夏远航与夏朵儿之间的某种默契与在意却在这次本来实属无意,后来却存心故意的邂逅中插成了绵密茁壮的柳林。当然,关系再好也终是相互浅浅地在意着,与远航勾肩搭背出入的人依然是雪宁,对于与夏朵儿偶尔的相视一笑和偶尔的相遇同行远航的解释是:那就是我一小妹,没准五百年前是一家呢。  而这一切在夏朵儿的感觉中却是完全不同的,远航对她的亲切与在意让她更加紧张,在众多在意的目光中夏远航带给自己的感觉太过不同,面对这种感觉她像一个受惊的小鹿对这片丰厚的水草绿洲既贪恋着又惧怕着,开始在心中悄悄注意,而这注意的表面依然是平静无波,她经常可以看到那个飞扬靓丽的漂亮女孩陪在远航身边,那样的般配和谐天造地设一般,她觉得远航一定是幸福快乐的,这让她自己的心情也快乐起来,只是这快乐中隐藏着一些她自己也并没觉察的落寞,她只是更故意地把自己藏在了更深的角落里。  远航却似对朵儿的躲避和雪宁带着妒恨的防范故作不知,依然与雪宁同出同入,间或惬意地享受与朵儿开心的聊天,只不过有时也会纠结:与雪宁的朝夕相处为什么会抵不过与朵儿一起看一次夕阳的记忆,甚至一起在雨中淋成落汤鸡都会在睡前无数次想起玩味。  在无数次这样微妙的变化演变中,漫天飞舞的雪花把圣诞节中的校园染成了纯白的童话,童话世界的爱情时刻也隆重来临,礼品盒,玫瑰花也像雪花一样漫天飞舞,青春的爱情总是那样如火如荼。  朵儿依然安静的上课,对于礼物她没有太多的向往,她没有过好的朋友,男生女生都没有,所以不用操心送什么也不用盼望接受谁的礼物。经过了半年的磨砺她已经对周围的一切摸得了如指掌,她会成功躲开繁杂的骚扰与嫉妒,成功博得食堂大妈的喜爱,也成了图书馆的义务校工,所以这两个最大的难题竟然成了她最得意的战利品,这也让远航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了狡黠调皮的笑容,那是一种类似自信成熟才会有的表情,远航不得不承认那灵气已经从她的眼中弥漫到了全身,看着男生蝴蝶一样在这朵月季花身边飞舞有时会觉得赏心悦目有时又会觉得心烦意乱,其实他不知道因为他偶尔在朵儿身边的出现已经让更多的男生自惭止步。  “圣诞就要到了,你的玫瑰什么时候送我,嗯?”雪宁从身后把下巴偎远航的肩膀上腻声问道,远航停下正在打毕业论文的手看着窗外的雪轻笑着说:“你的玫瑰不也收了一打了吗,要不是有人给我面子怕要收得更多。”雪在窗外飞舞,忽然想起了朵儿前天看雪时念给自己的一句诗:  雪,悄无声息、无休无止,不尽用挑逗的姿态扑打着窗  带着些不堪重负的蹒跚,扬着些不甘寂寞的轻狂  隐着些无法脱逃的压抑,透着些远处安放的空妄  灯光透窗而出聚成光的舞台,白色精灵轻舞、若昨闪亮  媚惑了夜色中的窗,空前空坐痴人般的雕像,心已化雪而翔  读她的这些诗句好像心里好多心事的样子,什么样的心事会这样隐密忧伤呢?记得朵儿说过,雪后的空气清凉干净,深吸一口所便可以把心和肺清洗干净。  正想得出神耳边又传来了湿软的抱怨声:“你不知道,人家珠珠的玫瑰多得都放不下,都挤到我的桌子上了呢。”雪宁不开心得嘟起了可爱的红唇摇晃着远航的肩膀。远航闭上眼睛享受着半是按摩半是撒娇的摇晃,片刻后关上了本子伸个懒腰用力拍下手掌说:“OK,现在就去让你的玫瑰占满珠珠的床!”雪宁雀跃的跳起来笑道:“就知道你最好了!”  校门口的那家花店老板可真是没少赚,这大冷的天屋里竟然能挤到白热化,玫瑰也所剩无几,还好有大捆的百合正芳香四溢的等待着。抱着一大束混搭在一起的红色玫瑰与白色百合雪宁的脸色也是兴奋得有红有白相当养眼,开心得拉着远航走到了饰品区。  “远航,帮我买这个紫色水晶项链好不好,我喜欢好久了,和我那条紫色毛裙很配的,我要圣诞晚会穿,好嘛!!!”她拉着长声硬是把问句的吗变成了仄声的嘛,软硬兼施的宣告着想要没商量。付钱的时候夏远航忽然看到老板娘身后的模特身上佩戴着一串蓝色的水晶手链,一朵朵蓝色的小玫瑰在白皙的手腕上晶莹剔透,在花型上看月季和玫瑰极为相似,这颜色和款式应该很适合一个人,看到远航要老板娘打包蓝色手链雪宁简直要对远航顶礼膜拜了:“哇,远航你真好,可是这颜色和我的紫色项链颜色不搭啊,让老板娘换紫色的吧。”  “女人,不要太贪心哦。”虽然远航的嘴角依然在微笑,可是雪宁却感觉到了凝固冰冷的气息,虽然自己可以腻着他撒娇可以缠着他要礼物,可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与远航之间的距离,更多时候远航是让她惧怕的,他笑容下面的冷利,他玩世不恭后面的霸气,都让自己深深的沉醉也惧怕着。只能无声的看着远航又让老板娘打包了一个浅蓝色做成了两朵蒲公英形状的羽毛头饰。回校的途中雪宁一声不响的跟在远航的身后,眼中妒恨如狂的目光足以让夏远航后背的衣服燃烧成灰烬,她在心里恨恨的说:只要你把礼物送出去,我就能知道送给了谁,我怕你夏远航,别人我还怕过谁???  【三】花儿开了    圣诞节在中国变得越来越郑重其事,庄重纯净的校园被狂欢的同学们装扮一新,虽算不上纸醉金迷,但绝对算得上灯红酒绿,学校的小礼堂里所有被清理到四周的椅子把中间的空地围成了一个舞池,学生明星们轮番上演,间或会响起震撼的DJ晃动狂舞的身影,朵儿躲在一边开心的看着,苍白的脸上少见的浮起两朵红云。她已经被同学拉着跳了两只舞曲了,没人在意的时候依然还是喜欢静静的躲在一边小口的抿着饮料。  四周投来的火辣目光已不再让她慌乱,低下头不停的转动把玩着腕上的浅蓝色手链,那一朵朵蓝色的小花玲珑得让人爱不释手。自己坚定的婉拒终究还是抵不过夏远航的执拗,朵儿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严肃认真”的样子,不怒自威得让人无法抗拒,最后他把礼物硬塞到手中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看来你是不把我当哥了,如果高攀不上,就算我为当初诳你锁门给你赔个礼吧。不喜欢你就当垃圾扔掉。”不知道是那句话给了朵儿收下的理由还是她从内心里就想着接受和服从,反正她觉得今晚有了装饰的自己真的很好看,愉快的心情和音乐一样起起伏伏,一想起自己竟然会在心里一直用“严肃认真”四个字来形容那天远航的表情朵儿便忍不住开心的咧开嘴角。  朵儿不由自主的笑容太过放纵甚至惊动了自己,猛然发觉时笑容已经像花一样开得很大了,更窘的是周围看过来的眼神让她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花痴到了极点,刚才看到远航和雪宁跳恰恰的,不要给他看到才好。慌乱的寻找着,正接上两双电一样的目光正越过攒动的人头从对面射了过来,远航早就看到了朵儿的到来,能把白色衣服穿出这么干净而又妩媚感觉的能有几人呢?今晚化了淡妆戴上头饰的朵儿在可人的清纯中多了几分妩媚,而雪宁看到的是那朵在朵儿头上招摇的蓝色蒲公英,她停下了脚步气咻咻的拉着远航站在了朵儿对面的窗帘前,故意要远航帮她拿水果拿饮料拿面纸拿所有她能看到的东西,并一直高昂着头斜视着朵儿的方向,宣告着她对远航的占有权,朵儿轻轻的低下了头,她并不是怕那挑战的目光,只是忽然觉得有些低落,如果愿意也可以有人帮着自己做很多事的啊,可是哪个是自己喜欢去支使的呢?如果有两个远航就好了。   共 1251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阳痿伤害你的生活
昆明研究院治癫痫病
云南好的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