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讷河信息网 > 娱乐

绝对武者 第96章夜尽(2)

发布时间:2019-09-25 12:27:21

绝对武者 第96章夜尽(2)

含怒一击,地崩山摇,深林幽谷,簌簌作响,如蜘蛛结,风来而断,敌军战士深陷其中,霎时间,大半人就死在其中!

以古东平如今实力,地裂一击便有惊天之势,说是自带神异并不为过。

常人所说武者强大,有超凡气血如一,运转如意;有玉阙源力生生不息,武胎暗结;但到了无极一境,或是勾连血脉,或是直指源力精华,动如鸿雁,静如山峦,闻其声而不见其形,见其形而宛若天神,神秘莫测,概莫如此,所以才有神异一说。

但充分的杀伐威力,付出的代价是大量的消耗。

古东平此时没有窍穴之便,源力还有纯化余地,虽是澎拜若山河,但是终归是越级,要是平时还好,不过现在身处青狼族营地深处,这种消耗,比他运转武装,刀刀笨拙杀伐要大的多。

只是事到如今,古东平自然不能见形势崩坏,狼王烽烟已经燃烧,精华之气化为浓柱,如同精血狼。

因青狼又是纯化血脉种族,一但燃烧,以他如今境界还遮不住,这明明之火,只能见它在狼族营地中心开花。

地裂一招翻天裂地,他身前十数丈,土石翻滚,人影哀嚎,而深藏其中的最后一名狼族强者,见自己同族战士一时之间,死伤大半,本就惨烈的局势越加惨烈。

他一声嘶吼,如同被敲了闷棍的夜汉,反应过来,直要找古东平拼命!

只是异族本就不善神通,所谓血脉凝练,有着高低之别。

要是狼王之种,自然在血脉燃烧之下,有着绝地反击机会,但是眼前异族虽然强大但是显然不是狼王之种。

即使拼死拼活,一击之下,气血鼎沸,身中血脉烙印指向本源所在,意欲效仿伏击古东平的那位战士,只为燃烧精血,来取他性命!

而古东平面对这位一直居中策应的狼族战士,看他喷涌火焰朝自己杀来,虽然杀念四起,不可遏制,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明知是死,也有向前的勇气。

但勇气毕竟只是勇气,有力量之时,他或许可做慷慨激昂,力挽狂澜之举,但没有力量,慷慨激昂,只得慷慨赴死而已。

于是长枪来袭,其势昂然,但是已经抱定速战速决打算的古东平,面对这一击,所做的只是双刀擎上,刀光如练,如同瀑布端流,接连武装战士这处活水,然后心内相击,源力鼎盛,如弯月一击,再带神异!

白色弯月,皎洁月明,照耀这片狼藉战火肆虐的土地,也照亮了那名袭来战士的脸面。

刀光如炬,让他双眼泛白,夜视状态,遭遇杀伐朗月。月光如同刀茫,映他双眼如血,然后一时失去意识,就永远失去意识。前进黑枪,被古东平双刀格挡,看着燃烧炭黑的尸体,头颅已经飞起,他刀一拍,瞬间化为粉末,与狼烟一同消散,升腾。

有武装力量,又自身神异,杀死这名战士并没有让古东平有所意外。

五名首领级人物一死,他见山谷后方那些狼族战士隐隐有了靠后撤退趋势,征战杀伐,一但差距过大,屠杀而起,即使是这些精锐战士也难以坚持,古东平心里忽有所感。

但是只是弯刀一举,高呼“跟我来!”。形神之力,借着狮子吼奥义怒发而出,一扫后面战士心神所受狼烟影响,精神一震

绝对武者  第96章夜尽(2)

清醒过来的战士看到前面狼烟肆虐,烟云弥漫,哪里不明白发生什么,再见地形断裂,尸体倒伏,耳边传来古东平的声音,手中刀不觉一紧,然后举刀向前。

山谷间再起杀伐,狼族战士从一开始便被拉着强打,气势一跌再跌,上方青狼战魂一暗再暗,连死五名首领级人物,比将他们斩杀殆尽还要让他们心神奔溃,一时间狼奔豕突,不知从何时开始青狼战魂黯淡无光。

古东平心中感悟再起,这些战士终究还是有所恐惧的!

要是将青狼一族战士划分为三个阶级,最高级就是狼王亲卫,宁死不退也是必然;最底层就是被青狼战魂所摄,从小到大所受理念灌输便是死不退,所以骁勇也是必然。

但中层战士血脉不高不低,实力不强不弱,即受荣誉影响,但又有心理杂念,一但首领支柱崩溃,再行赴死之举,也是妄想!

古东平虽然不了解其中缘由,但是大势已定,将逃走战士一一用两极武学拉来。

已经失去理智的战士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受制于人,在被他本身磁场吸引之时,不通阴阳之法,也斩不断他已经自成神异的两极羁绊,被他一一点杀。

自创武学的最大好处就是随着武者自身实力进步,感悟增多慢慢底蕴也会增加,威力奥义也在不断提升。

当然古东平连出三式神异,两式用出自家自创武学,所为的还是另一好处:消耗不多。

待到杀伐殆尽,古东平开始如同以往吩咐他们打扫好战场,他才向着狼孩走起。

刚才一击就是狼孩为他挡下,一个实力同级战士的赴死刺杀,狼孩要是挡不住,他就是用金刚体护身,也恐怕要重伤。

也是如此面对最后狼族三阶强者的临死反扑,他根本不与对方接触,虽然狼族强者略显笨拙,但是也是同级,哪能小视?

“如何?”古东平抚平心绪,驱散了狼烟下的狼王粪便,直接问狼孩道。

“还不错,不过是错开了他攻击的必得瞬间,伤害虽大,但是差不多已经恢复。”狼孩曲了曲手指,刚才那一击状若疯魔,显然也让他印象深刻。

另一边的处理好武装战士那边问题的狄克也走了过来“主人,统领,那一击我没有挡下,真是该死!”狄克面带愧疚。

他身为备用的箭头,有一个重要的职责,那就是必要时为古东平挡死。

但实际上,一般攻势古东平实力比他强了一档次,让他有力使不出,刚才那一击,又让他有力没有办法使。

“无妨。”古东平笑了笑,心情不错。

虽然对于狼孩变态的恢复速度早有体会,听到他没事古东平还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战斗,少了狼孩局中响应,这个小队的持续能力锐减五成都不止。

“古公子,有六名战死,重伤难走,我们怎么处理?”星华走了过来,见有空隙,连忙说道。

“杀了吧!”古东平看了看早已深沉的夜色,平静的吐出三个字。

然后解释道“我们现在深处敌人阵营,狼烟已经燃烧,不出意外,接下来会更加艰难。杀了吧,杀了也是让他们少受折磨!”

星华即使早有意料,也是身体一震,不过,他还是默默点头。

这夜还是太过深沉。古东平看着面带惧色的几个战士首领,心有所感摇了摇头。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地方在哪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是哪级医院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在哪个位置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网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