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讷河信息网 > 美食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零六章差劲儿的体力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4:25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零六章差劲儿的体力

叶楚,强悍的叶楚,竟是在这位师姐并不那么犀利的攻击之下,节节败退?!呵……呵……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尤其是叶楚嘴边那道蜿蜒而下的血痕,真真的是非常的醒目刺眼!

围观的人群之中在短短的沉闷死寂了之后,彻底的s乱了起来。对美艳妖娆的师姐,他们自然是大有好感的,若是叶楚悍然的辣手摧花,他们绝对会群起而攻之。但,这却并不代表他们能够接受眼前这颠覆性的一幕。

易佑生瞥了一眼叶楚那挂在嘴边的血痕,咬着牙,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得色的素青风,“卑鄙!”通过那盈满了怒气的眼神,传递出了他的心声。

“怎么样?!你打我啊!”素青风得意的一挑嘴角,一字一顿,慢吞吞的做着口型,之后,颇有几分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恨恨的啐了一口,易佑生撇了撇嘴角,转过了头。

“莫要得意的太早,”素青衣适时的在一副小人得志嘴脸的哥哥头上浇下了一盆冰水,“一个领悟了剑意的剑修,心志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败退的这么迅速,你不觉得有问题吗?!”

“呵,我的傻妹妹哟,何必去在乎她是本身就有问题,还是因为她中了春十三娘的毒所导致的呢?!我们不关心过程,我们要的只是,她输,这个结果!”

冷哼了一声,素青衣显然是对于她哥的这个说法有些不太满意,但,到底,她也还知道谁亲谁近,憋回了几欲反驳出口的话语,皱起了眉头,将注意力转回到了叶楚的身上。

虽然一副随时要晕死过去的凄惨模样,但叶楚的每一剑仍是非常的稳定精准,力道十足。劈、刺、扫、撩,剑式虽然简单,但却在她的身前构建出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泼水不进。将春十三娘的攻击尽数的封挡在了剑之外。

占据了明显的上风,春十三娘却是并没有趁此良机加紧攻势,反而像是配合状态不佳的叶楚般,无论是攻击速度、角度,亦或是出剑的力道俱是降了下来。不紧不慢动作,放水的意图十分的明显。

两人之间又呈现出了一种势均力敌的纠缠焦灼之势,看得台下的人全部都傻了眼,再配上春十三娘那脉脉含情的眉目,举头投足之间不时抛出的媚眼……我擦!这是什么节奏啊?!这是武斗台啊,是正正经经打架斗殴的地方,师姐,能不能认真严肃点啊?!

感觉到手上接触的力道在逐渐的减弱,处在内外交困之中的叶楚,身上的压力陡然而轻。她微微的一怔。眯起双眼,目光飞快的在春十三娘的身上扫过。

额梢鬓角微微的见了汗,饱满的朱唇越发的红艳,仿似能够滴出血来般,映衬的一张白皙的脸有些惨白,呼吸虽然没有短促的起伏,一直很平稳,但却是长短不一,并不均匀。手中的玉剑在招式衔接之上,略微的有些晦涩。错身而过之间,叶楚更是发现她脖颈到肩头的一条肌r急促的跳动着……

这分明是一副体力消耗殆尽的模样!叶楚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是陷阱?!剑修即便是不炼体,由于剑气本身的锋锐。身体的强度多多少少都会强于同阶的修者,而到现在为止,春十三娘不过出了七百三十二剑,即便是一个练气期的剑修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的体力,更何况她的剑招是轻灵一脉的路子,对体力的消耗要更少一些!

若不是陷阱的话……叶楚一点点的减弱了手上的力道。出剑的速度也缓缓的降了下来,织就的剑之中渐渐的出现了破绽,周身的要害便是护的不是那么严密,破绽越来越多,心口、眉心、咽喉隔上短短的片刻,便是时不时的暴露在春十三娘的攻击范围之内。

没有!对着这样明晃晃的破绽,春十三娘仿似不曾看到般,不但完全没有趁机而起的意思,反而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这……叶楚眼中的光芒一闪,猛的发起了一轮抢攻,虽然反攻的时间不长,便是被春十三娘压了回来,但是借着这一轮攻击之中的剑元波动掩护,叶楚探出了一丝神识,在春十三娘的身上飞快的一触即收,终于是确定了她心头的揣测,这确实不是一个陷阱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零六章差劲儿的体力

,春十三娘是真真的体力到了透支的边缘了。

“嘶!”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叶楚牙疼般的抽了口冷气,看向春十三娘的目光瞬间变得奇怪了起来,出不到八百剑,就几乎体力透支的剑修?!呵呵……这种体力……

不过一想想她自己,虽然体力算充沛,但对内要收束着横冲直撞的剑元,强行压下了体内那猛然爆发的走火入魔,对外又要顶住春十三娘一波接一波的攻击,这种双管齐下的磋磨之下,她可要比春十三娘狼狈的多,叶楚也就歇了同情怜悯她的心思了。

心头飞快的盘算了起来,迅速的选定了进攻的策略,一,二,三……一,二,三……叶楚的目光微凝,耳朵高高的竖了起来,平心静气的数算着春十三娘那不均匀的呼吸频率。

在她屏住呼吸,气力不接的那短短一瞬间,叶楚没有丝毫迟疑,双脚狠狠的一蹬地面,一股锋锐凌厉的剑元陡然的在叶楚的长剑之上如同一道长虹般迸溅而出,瞬间便是扯碎了春十三娘劈落的剑光,长剑紧随在剑光之后径直的掠出,携着一种摧枯拉朽的气势,如同闪电般的刺向了春十三娘的胸口。

长剑撕扯着四周的天地元气,汹汹的涌动了过来,带起了凄厉的破空声,冷冽森寒的长剑之上割人的锋芒飞快的向着周遭蔓延而出,切割着四周围仿似隐隐的出现了道道的空间裂缝。

身上的压力陡然剧增,春十三娘那翩然如同在舞蹈般的身形猛的一顿,凛冽的劲风呼赫的吹刮而过,切割着她的肌肤刺痛,飞速而来的雪亮长剑在她瞳孔中越放越大,眨眼间便是会刺入她的胸口,春十三娘的瞳孔猛的一缩,呼吸一窒……未完待续。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谷霞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周莉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田书萍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乔莉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鲁正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