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讷河信息网 > 美食

大汉朝系列之景帝刘启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7:06

不知不觉,我已坚持写到汉朝第四任(不包含两位幼主)帝王—汉景帝了。我为自己的坚持而倾心感佩,就这样坚持做自己想做的,写自己想写的,感觉很踏实。  生于公元前188年的刘启,是文帝刘恒和窦太后(漪房)的长子。前157年,文帝刘恒久病驾崩,太子刘启毫无悬念继承了皇位,时尊汉景帝,母亲窦氏尊为皇太后,后简称窦太后。景帝在西汉的历史上,并不是出色的,但他与父亲文帝一起开创了“文景之治”,又为儿子刘彻的“汉武盛世”奠定了基础,承上启下从文帝繁荣时期过渡到武帝昌盛时期。  景帝在位第三年,以刘濞(刘邦兄刘仲之子)为首的七个诸侯王国的叛乱,史称吴楚七国之乱。此叛乱的发生,既有远因,也有近因,似乎均与景帝刘启有关系。早在文帝时期,吴国世子(刘濞的儿子)入朝与太子刘启博弈,因争棋路发生争执,双方均不退让,太子刘启顺手抓起棋盘失手将吴世子砸死,这可惹恼了吴王刘濞。文帝派人将世子的尸体运回吴国,愤怒不堪的刘濞又将灵柩遣返长安并说:“天下一宗,死长安即葬长安,何必来葬?”这明显是刘濞心怀不仇恨的表现,日后一直谎称病疾不便上朝。文帝为了安抚刘濞,特准许他不用朝请,但刘濞丝毫没有和解的意愿,反倒更加的骄横。  景帝即位后,刘濞反叛迹象越发明显,御史大夫晁错建议削夺诸侯王的封地,直接收归朝廷统治。景帝接纳他的柬言,命官员前往宣读诏书。刘濞以“诛晁错,清君侧”的名义诛杀了前往吴国宣诎书的官员,以示对景帝削藩的不满,消息传开,另六国(胶西王刘昂、胶东王刘雄渠、菑川王刘贤、济南王刘辟光、楚王刘戊、赵王刘隧)响应兴兵起义,以吴楚为首的七国之乱随之爆发了。  叛乱的消息传至长安,景帝刘启立即派中尉周亚夫(拥立刘恒登基的周勃次子)为太尉,率领其它诸位将军迎战吴楚叛军,并命窦婴(窦太后堂兄之子)为大将军,驻城督战。在迎战之前,景帝刘恒又听从了吴林袁盎之意见,为换取七国罢兵,不得已轻信了袁盎的建议,以“不爱一人,以谢天下”为由,将晁错斩首于长安东市,并将其诛灭九族。尽管他知道晁错忠心一片,但些等削藩方法实不能使诸侯服气,这样只能给他们发兵叛乱增多借口。但是景帝未曾料到,即使他诛晁错,但七国仍不肯罢兵,直面暴露了反叛的意图。此时,景帝方觉后悔,杀错了良臣,于是下定决心以武力平息此次叛乱。  周亚夫率领的汉军,很快平定了七国之乱,这次战役攻打顺利,不仅仅是将军士兵的功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自汉朝建立以来,尤其是文帝执政以来,偃武修文,与民安乐,社会经济得以恢复和发展,百姓生活日渐好转,自然百姓臣民均拥戴以景帝接手的汉室。  景帝时期,边境匈奴战事蓄势待发。当时,匈奴可谓是最强大时期,他们经常骑兵南下,烧杀抢掠,严重威胁着西汉王朝的统治。虽然此时,社会经济有了发展,但仍与强大的匈奴难以抗衡,如些紧张关系下,景帝依旧坚持和亲路线,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军事冲突,为经济发展拖延更多的时间,为日后汉武帝反击匈奴垫做准备。在大大小小的战事冲突下,景帝刘启并不是一味的妥协忍让,必要的时候也出兵抵御反抗。在此其间,涌现了一批卓越的将领,尤以飞将军李广最为突出。这里,稍微炫耀一下,飞将军李广(今陇西一带)可是我们家乡的英雄人物。  在促进经济发展和稳定上,景帝刘启一面弘扬文教礼仪,一面又打击豪强。由于经济恢复和发展到相当程度,上自统治阶级的景帝,下至郡县官吏逐渐重视文教推行和发展。据历史记载,在当时最为突出的便是“文翁办学”。对文翁此人此事,我并不了解,所以不再多言。在打压豪强方面,景帝也有他自己的做法,将一部分豪强迫使迁徙,让他们宗族亲党相互分离,从而达到削弱势力,强杆弱枝的目的。再任用酷吏,严厉镇压横行的作奸犯科者,收到了杀一儆百的功效。这样,局部的调整了阶级关系,对经济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肯定作用。据说,在景帝统治后期,国库里钱堆如山,粮仓堆满又堆露天,这景象也太难让人想象了。  对景帝刘启的政绩就说这么多了,再说也觉得太过零散了。现来说说关于景帝时期的储位之争,相当精彩。“明争暗斗”用于争储现象最合适不过了。  明争储位的就是刘启的胞弟刘武,他是母亲窦太后最疼爱的儿子梁王。因皇后薄氏(薄太后侄孙女)无子嗣,再加上刘武有贤王之名,在七国战乱时立下赫赫战功,母亲窦太后意欲便是在景帝驾崩时,由梁王入继大统。这些先成的条件,让梁王刘武成了储君的不二人选。  争储位暗斗的主角便是汉武帝的亲母王夫人,全名王娡。她曾嫁于金王孙,生一女叫金俗,后其母又将她与其妹王儿姁送进刘启的太子宫。王娡入宫后先后为刘启生育一龙三凤,前三个均是公主,分别是平阳公主、南宫公主及隆虑公主,而龙胎便是威名远播的汉武帝刘彻。  相信大家对“金屋藏娇”的桥段都很熟悉。此娇便是陈阿娇,馆陶长公主刘嫖(刘启的亲姐姐)的女儿。景帝四年,因薄后无子,刘启遵照立长的传统,立庶长子刘荣(栗姬的儿子)为太子,史称栗太子。当时,刘彻被封为胶东王。馆陶长公主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当皇后,便想把女耳许给太子刘荣,不料刘荣的生母栗姬因厌恶馆陶公主屡次进献美女而拒绝了这桩婚事。馆陶十分恼火,转过来又讨好景帝的另一位宠妾王娡王夫人,前提是要将女儿许配给刘彻,就这样才有了“金屋藏娇”的桥段。刘彻与陈阿娇订婚后,馆陶长公主屡屡向景帝称赞刘彻如何之聪明达理,这让本就很喜欢刘彻的景帝更加欢喜。同时,也不忘向景帝进谗,诬陷栗姬的不是。王娡也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请景帝立栗姬为皇后,景帝听言大怒,废黜栗太子刘荣为临江王。半年之后,王娡策立为皇后,其子刘彻立为太子。  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在争斗,储位只有一个,争斗如何都避免不了,似乎这就是皇室家族的悲哀吧。有时候,我经常会想,如果像我等单纯、愚顿之人,如果生在那个年代,生在皇室,还有活命的机会吗?我想没有,可能连生的机会都没有。  汉景帝后元三年(前141年)正月,景帝刘启患病愈加严重,自知时日已不多,他拖着病体亲自为儿子刘彻主持加冠仪式。不久,因病医无效驾崩于未央宫,享年48岁(仅比他父亲文帝多活了一年),太子刘彻即位,这就是历史上家喻户晓的汉武帝。  历代君王也非对贤,他们也是人,是人就难免有过错,景帝刘启亦如是。功也好,过也好,都是留给世代以探讨的历史,或许功大于过,或许过大于功,无外乎这两种结果。 共 25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