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讷河信息网 > 科技

克斯玛帝国 第四七八章 谁欺骗了谁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4:28

克斯玛帝国 第四七八章 谁欺骗了谁

马克让秘书去联系可以提供会议的私人场所,哪怕花再多钱都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如果这场报业联盟的大会开不起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乔治家族的耻辱,并且会加剧外部势力对家族的窥觑之心。

晚上他回到庄园的时候意外的在停车场看见了亚瑟的车,一辆他两年多前买的外表镀金的金车。这辆车被生产商和亚瑟共同命名为“豪斯金龙”,在整个帝都也就这么一辆,他用了三十二万从豪斯汽车公司专门订制的,外面都是纯度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金合金,阳光不错的时候开在马路上能够把整个街道两边的建筑物都渲染成金色的。这么夸张高调的车子也只有亚瑟能开,也只有他敢开。

后来约翰先生说了他几句,语气很重,这辆车就被他丢进了车库里,再也没有拿出来开过。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马克又看见了这辆车。他下车的时候皱了皱眉,现在正是乔治家族面临一个巨大的难关的时候,越过去他们将继续统治整个报业,如果迈步过去,几十年的努力都会成为流水,滋润那些“干枯”的大地。在这个紧急关头需要的是低调,不是高调,偏偏有阿瑟开着这样的车在城市里招摇过市,会让更多的人对乔治家族产生厌恶的情绪。

这是一座“含蓄”的城市,这里住着太多的大人物,他们都不敢高调,一个不知道轻重的家伙这么嚣张,会给他们带去非常坏的影响。

马克收回目光走进了庄园的建筑物,管家僵硬的笑着同时低下了头,马克随手将外套交给了他,“亚瑟人呢?让他来见我。”

“他在老爷的卧室里……”,管家眼中的双脚突然停顿,他也急忙收住脚步,紧跟在马克的身后。

马克侧身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奇怪,“你说他在父亲的房间里?他去那里干什么?”,以亚瑟和约翰先生的关系,他绝对不可能好心的去看约翰先生并且希望他能够转好过来,相反的是他一定会诅咒约翰先生早点回归天主的怀抱……。突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马克一脸阴沉的朝着楼梯就狂奔了过去。

他在猜测,亚瑟会不会在做什么。

现在约翰先生的生命都靠那些精密的医疗器械维持,一旦其中有一台机器出了问题,毫无疑问约翰先生就极有可能成为“过去式”。

那个混蛋,说不定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他猛的推开约翰先生卧室虚掩的房门时,入目的画面让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亚瑟坐在床边,捧着约翰先生的手,让他苍老的手背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脸颊,眼中有一股化不开的忧伤,完全就像是另外一个人。

什么时候这混账东西还有这么人性的一面,是因为他终于醒悟了吗?

马克走到了那些医疗器械旁边,大致的检查了一下这些器械的运行情况,确保没有任何一台有红灯亮起,他才松了一口气,口吻也下意识的软化了一些,“你没有和我打招呼。”,他摸了摸约翰先生的额头,很暖和。

亚瑟脸上露出讥诮的表情,反驳了一句,“这是父亲的庄园,不是你的庄园,我没有必要和你打招呼,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亚瑟脸上露出浓浓的嘲讽,“父亲还没死,你还不是家主!”

老实说亚瑟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震惊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说这样话的,恰恰是这样的话让马克认为亚瑟是酒醒了,知道约翰先生对整个家族的重要性。他不怒反笑摇着头转身离去,现在知道体谅关怀父亲,以前干什么去了?

当马克离开之后,亚瑟表情很复杂的看着约翰先生安静慈祥的面孔,他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这个男人了,在他的印象中这个男人还是三十多年前的样子,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他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害怕。

他想起了很多的东西,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骑车,第一次游泳,第一次登山。他永远都不担心自己的身后,只需要不断向前即可,因为他知道在自己的身后,有一个人默默的保护着自己。

从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生疏了,变得如同仇人一样?

亚瑟轻轻的抚摸着约翰先生脸上大块的老年斑,曾经那里是多么的光洁,现在不仅有了皱纹,还有这种可怕的斑点。他想要抚平那些皱纹,可他做不到,因为他不是万能的天主。

大概是十四五岁的时候,乔治家族如同中午的太阳俯视着整个报业,约翰先生想要积极的拓展家族产业,打算进入印刷行业,从而疏忽了对他的管教。在家族中,那些叔叔婶婶们开始对他非常的关心,教会了他如何花钱,如何享受,如何用自己的地位给自己带来所希望的一切,成功的让他变成了一个败家子。

然后他所面对的再也不是关怀备至的父爱,而是不断的批评、责骂、惩罚。他受够了约翰先生管束他的生活,他受够了每天都需要认真的学习,受够了早上五点就要起床,七点就要到办公室

克斯玛帝国  第四七八章 谁欺骗了谁

两人之间的裂缝,逐渐变成了一个深不见底无法跨越的深渊。

亚瑟的情绪突然间失控起来,他伏在约翰先生的身上呜咽着,泪水浸湿了被单。

他知道自己做错了许多事情,可现在反悔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站在门外透过门缝偷偷观察亚瑟的马克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的离去,虽然说亚瑟后悔的有些迟了,但总比还不明白要好得多。

“对不起,父亲。”,就在马克转身的那一刹那,泪流满面的亚瑟抬起头,手掌攀上了身边透明的管子,并且紧紧攥着,他看着约翰先生的平静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守候在他身边。

两分钟后,他松开了手,擦干了眼泪亲吻了约翰先生的额头,离开了这间房间。

就在亚瑟轻轻的将门关上的那一刻,躺在床上本来应该死了的约翰先生突然间睁开了双眼。他摘掉了呼吸机的面罩,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他的眼睛里除了惊恐之外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自己最小的儿子居然想要杀死他!

而且这个混蛋还真的这么做了!

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人生输家的约翰先生突然有一种难言的痛苦在胸口徘徊,他输了。输给了人生,输给了自己,可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坚毅起来,现在不是他感怀人生的时候,家族正面临着狂风暴雨,先稳住了局势,他才有时间去教导他的儿子,如何尊敬他这个父亲。

其实约翰先生刚刚知道特稿社被烧了之后的确是昏迷了过去,但是很快他就苏醒了过来。他让医生不要告诉任何人,一方面是为了考验一下马克和亚瑟这两个儿子在“失去”了他这个父亲之后的表现,另外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通过自己昏迷,把一些潜在的敌人给来引出来。

现在看来,计划很成功,只是成功的有些过分了。

但现在还不是他醒来的时候,他还需要等待,等待马克将报业联盟大会召开时,他出现在会场,比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意义更大。

想要用拳头给予敌人最沉重的一击,首先需要把拳头收回来!

第二天上午,马克让人将来自全国各地的报社社长请到庄园来,这场大会既然找不到愿意承接的人,那么就在露天下开。那些家族的朋友在这个关键时刻都选择了观望,这让马克非常的心寒,同时也意识到了资本的无情。

在这个世界里人们交流的不是感情,是金钱,是人脉,是势力,唯独没有感情。

你当红的时候,大家会阿谀奉承说着好听的话,希望你能够带着他们一起发财。

你落魄的时候,这些人就会准备好刀叉站在一边冷眼观瞧,等着你被抬上桌子成为食物的那一刻。

因为选择地点的特殊性所以这次不需要担心会场里有任何的东西,所有人围绕着一张张长桌坐下,超过两百六十人参加了这场会议,还有一些人没有来,也有一些人已经旗帜鲜明的反对乔治家族。

像乔治家族这样的庄园永远都是绿荫环绕,哪怕已经到了秋天,周围一样有茂密的植被保护着庄园内主人的隐私。庄园外也安排了不少人,这次不管是谁,都别想闯进来打扰马克的会议。

马克出现在会场的时候,约翰先生正在管家的帮助下穿戴低调内敛的衣服,他面对着镜子扬起了下巴,领口的蓝宝石领口泛着迷人的光泽。都说喜欢佩戴蓝宝石饰品的人更加的聪明,约翰先生觉得这个传闻是正确的,他就喜欢蓝宝石。

他伸出手,管家将一柄精致的文明杖放在了他的手里。

他的确欺骗了所有人,可这不是没有代价的。

他的腿,不那么方便了。

葫芦岛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绥化治疗白癜风医院
驻马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在什么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